招贤纳士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雅培:医疗器械是潜力最大的部门

雅培:医疗器械是潜力最大的部门

日期:2012年10月15日 15:42

        华尔街与科学家的区别是什么?前者由于利益驱使而显得鼠目寸光,后者却在困阻中看到长远的未来。这也就是普通商人与专家型药企精英John Capek的区别。

  将John Capek比作一个掘金者,想来他会不同意。作为雅培医疗器械执行副总裁,他看起来跟钱半点也沾不上边。谦虚低调,开口闭口都是医疗术语,每条皱纹里都洋溢着浓浓的书卷气息,这样的他更像个从医学院象牙塔中走出来的学者。

  但如果你熟悉美国医药公司雅培的最新决策,你会明白,John Capek为雅培的未来带来了什么。

  2011年10月,这个拥有123年历史的医药及营养产品多元化企业宣布,将专利药物部门从整个集团中剥离出来。也就是说,到明年年底,“雅培”这个名字将只意味着非专利药物、医疗器械、诊断产品及营养品等业务,不再包括对传统制药公司而言最重要的原研药。

  在大型药企纷纷重组、以求度过专利药过期窘境的今天,雅培的做法并不令人吃惊。它也面临着专利药青黄不接的问题,而专利研发的投入与风险越来越高,剥离可以提振整体业绩。按照JP摩根的研究报告,分拆之后的雅培年销售增长率将达到4.5%~5%,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专利药部门的增长只有区区0.5%~1%。在剥离之后,雅培60亿美元的医疗器械业务将占据更大比重,而它有40%的收入来自于新兴市场—全球医疗产业增长最强劲的区域。

  “医疗器械是雅培潜力最大的部门。”John Capek自信地说。显然,剥离后的雅培为他及他的团队带来了崭新的机遇,而正是由于他在过去几年里的坚持与“豪赌”,这个部门拥有了医疗器械领域里的革命性技术—完全生物可降解心脏支架。这种突破性产品不仅将帮助雅培巩固在心血管领域的现有领先优势,而且将以高昂的价格带来极为丰厚的收入。

  若以商业利润论英雄,John Capek当仁不让是雅培的大功臣。

  技术达人

  就在雅培分拆消息传出的同时,另一家多元化药业巨人也在行动:强生准备剥离旗下的药物涂层心脏支架业务。在目前年产值高达40亿美元的全球心脏支架市场,雅培的一马当先和强生的黯然退场,两者形成了鲜明对比。其原因只有一个:强生在下一代产品研发中落败。雅培成为旧产品的终结者,而John Capek是这地位更迭中的关键人物。

  Capek拥有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从学校毕业后不久,他就凭借优秀的表现成为礼来医药公司新产品科技部的经理,他喜欢在分子的迷宫里探索人生奥秘,也喜欢从事管理工作,站在更广阔的视野中洞察行业的每个变化。出于对心血管领域的着迷,他离开礼来,加入了在此领域处于领先位置的盖腾(Guidant)。

  5年前,在华尔街上市的美国三家医疗器械巨头之间的收购故事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强生与波士顿科学为收购盖腾而进行了火拼,彼此不断提升着报价,因为盖腾拥有药物涂层支架的领先技术。最后,波士顿科学以270亿美元的价格揽得美人归,但它却并不是最大的获利方,真正的赢家是雅培。

  波士顿科学只是收购了盖腾的绝大部分业务,不久后,雅培收购了盖腾的剩余业务,它因此也具备了药物涂层支架的生产能力。更重要的是,它还收获了一个无形资产—盖腾部分管理团队,其中包括John Capek ,他成为雅培心血管业务高级副总裁。

  对于这段波谲云诡的过往,如今的John Capek笑而不语,只是不断表示:“能加入雅培是一件幸运的事。”雅培为他提供了一个更广阔的平台,也能为整个心脏支架的研发提供更雄厚的资金,当时整个行业正需要这样的大手笔。

  John Capek描绘了那个令他情之所钟的小东西—心脏支架是一种类似于脚手架形状的器械,其尺寸相当于圆珠笔中的弹簧大小,它被塞入人体的冠状动脉之中,并且在压力之下膨胀,撑开被脂肪斑块堵塞的通道。这个小东西也牵动着华尔街分析师的神经,強生、波士顿科学、雅培都投入了巨资,以生产出更好的药物涂层支架,相对于普通支架,它是医疗装置和药品的混合体,通过支架涂层中释放的药物,能防止动脉再度阻塞。

  分析师们原本投入了巨大热情,因为这种支架比普通支架平均贵了1000美元以上,它成了医疗设备企业一个规模巨大且增长迅速的利润来源。按照分析师当时的说法,药物涂层支架的利润率至少为50%。但后来由于安全问题的发生,人们对这款产品充满担忧—有研究发现,这种支架在植入人体较长一段时间后有可能会引发血凝现象。

  对于受到质疑的新技术,总会有人产生退缩心理。就当华尔街分析师唱衰药物涂层支架时,John Capek勇敢地站了出来:“我承认这个市场暂时遭遇了阻碍。但是,这恰恰表明市场需要更好的下一代产品来促进血管疾病的治疗。”

  他所说的下一代产品就是生物可降解支架,这种支架可以被人体吸收。John Capek一直坚信这一技术的发展和作用,并说服雅培管理层展开大模研发。这种支持显得极其宝贵,毕竟,对注重效率的药企来说,任何疑虑都可能将发明扼杀在摇篮里。John Capek改革了研发组织的架构,包括不断从外部获得有用信息,更好地倾听医生在治疗过程中的需求。

        2011年,雅培名为“Absorb”的可降解支架获得欧洲监管机构批准,并有望于2012年底在欧洲全面推出。“该产品定价将为当前药物涂层支架价格的数倍。”John Capek说,在植入它之前,一个病人可能每天难以一口气走上500米,疼痛环绕着其脖子和手臂,但植入之后,这些影响在一夜之间减轻了。雅培凭借“Absorb”成为《华尔街日报》2011年的医疗器械类技术创新奖得主。

  发现新引擎

  你从John Capek嘴里听不到负面消息。当美国医改不断打击着药企信心时,他却认为自己正处于一个好年代,新兴市场从未如此具有活力和旺盛的需求。当人们质疑制药业正失去应有的灵活和创新精神时,他说雅培每年用于研发的支出占销售额的10%,随着销售的不断扩大,雅培从未怠慢过研发,并不断改善结构,向不同国家寻求力量。

  当乐观主义者John Capek来到“遍地是黄金”的中国时,可以想象他有多兴奋。搞定中国,这是John Capek的肩头重任。

  中国老龄化问题正在加剧,未来20年,由于人口老化,中国心脏疾病发病率也将有显著的上升,而日益富有的中国人有能力承担更高昂的医疗费用。另一方面,医疗器械占据着全球药品市场规模的40%,但中国这一比例近年一直徘徊在11%~14%之间。这绝对是中国医药行业发展相对滞后的一个板块,相对于同样希望在中国掘金的专利药,医疗器械的机会更多。

  虽然来自中国本土的竞争也很激烈,但从心血管介入而言,雅培在中国已初尝甜头,刚开始心脏支架在中国的使用每年只有1万例,但2011年已经达到25万例,“我希望到2016年这个数据会上升到85万例,呈现爆发性增长。”John Capek说。这其中的最大挑战,是如何让更多医生学会使用支架这种操作性很强的技术,并把革命性产品介绍给尽可能多的病人。

  雅培奶粉在中国已广布渠道,取得了很高的品牌知名度,雅培专利药和营养品在中国也已经拥有三个制造基地和研发中心,但在医疗器械方面,一切刚刚开始。当然,营销方式也有所不同。不久前,John Capek主持了雅培中国学术中心的开幕,“我们选择培训的方式在中国打开市场。”他表示,在这个中心里,中国医师将有机会亲身体验当今最先进的血管疾病治疗设备和技术,并向全球认可的心脏病领域专家学习。2012年,将有近1000名中国医师有望参加培训。这样做的好处还在于,这些医师将传达来自中国病患的消息,有利于雅培根据中国情况进行研发,改善产品。

  “这样,我也有更好的机会去支持来自中国的创新。”John Capek时时不忘自己的兴趣所在。与为雅培拆分后的命运而紧张的投资者相比,他显得很轻松。(来源:中华网)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