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贤纳士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论坛 >> 基本医械制度成专家议点

基本医械制度成专家议点

日期:2012年10月25日 15:25

       “我国应借鉴基本药物制度,针对那些能有效救治重大疾病、经济效益最优的医疗器械,建立基本医疗器械制度,以便更广大的群众尤其是贫困患者获得救治。”近期,在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第十次全国学术双年会上,与会心脏病专家呼吁。
  专业人士认为,以心脏起搏器为例,它是临床常见的心动过缓唯一有效的治疗器械,很多国家已将其列入全额报销序列,一方面它能够救命,同时与其他治疗手段相比,植入心脏起搏器的经济效益最优。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我国目前的发展水平下,还存在大量的不发达地区和人口,因此建立一种基本医械目录在一定的时间和地点上有其积极意义。关键难点还是在于如何设计,如何采用必要的措施来保证目标的实现。”
  合理借鉴
  对医疗器械的管理和发展借鉴药物,无疑是一个全新的命题。然而,蔡江南认为:“建立基本医疗器械制度,决不能简单模仿照搬现有的基本药物制度。”他分析说,在我国目前基本药物制度中还存在着部分基本药物的价格过低、“以药补医”、基层医疗单位只能限制使用基本药品等问题。如果产生这些问题的症结得不到解决,那么群众“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也无法得到实质性解决。
  例如,若在不改变医疗服务价格或不增加补贴的情况下,取消基本药物加价,必然造成医疗单位的收入下降。因此,基本医疗器械目录的制定必须配套一个合理的价格体系,以及合理的价格调节机制(不单靠行政定价)。此外,基本医械目录应当是一个激励人们自愿选择的制度,而不是一种强制人们必须使用的制度。由于产品价廉物美和适度的补贴,使得人们愿意使用基本医械目录中的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是在医保报销目录之外再建一个基本医械目录,其范围必然远比医保目录狭窄,只是医保目录的一部分,其目的在于挑选一些价廉物美的品种来满足人们最基本的治疗需要。
  为了达到上述目的,需要采取正确的方法和措施,包括直接和间接的配套措施。必须使基本医械目录中的产品得到合理的成本补偿和合理的利润水平,去除过高的利润,从而保证价廉。有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可以通过消除产品流通环节的不必要加价,以及消除最后销售环节的过高加价来实现。同时,还可以降低医保环节对基本医械目录产品的加价(管理费用和利润)。最后,医保部门和政府还可以通过适当的补贴来进一步鼓励降低基本医械目录产品的价格,以鼓励使用。
  “医保到底能负担多少、支付多少比较合理,要把各方面意见综合起来考虑,再经权威部门确定,使之既能满足临床治疗需要,又能让患者、医保机构可以承受。”深圳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名誉会长陶笃纯如是说。
  多方受益
  如果基本医疗器械制度得到建立和推行,广大患者和国内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可能是最大的受益方。
  “心脏起搏器的平均使用寿命是10年,一年花费是两三千元。从长期效益来看,这项花费不比药物治疗昂贵。然而,对于农村患者特别是贫困患者来说,仍是巨大的经济负担。”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主任委员、国家心血管病中心、北京阜外医院教授张澍表示。
  陶笃纯也进一步分析说,目前,选择使用何种医疗器械多由医生决定,患者可能并不了解,医生一般会建议患者采用比较贵的进口器械,因为这类器械保险系数大,而忽略了经济层面上的考虑;而对于经济条件困难的患者则可能负担过大。若建立基本医疗器械制度无疑会在较大程度上减轻患者负担。
  此外,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从长远意义上考虑,我国若建立基本医疗器械、基本医用耗材制度和相应的评价标准等保障政策,应倾向于鼓励使用国产医疗器械,以促进民族医疗器械企业研发创新和进口医疗器械价格降低。
  “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将对国内医械生产企业十分利好。”陶笃纯对此表示支持,因为从目前市场状况看,进口医械占主导地位,国产医械明显处于弱势。
例如,心脏科较多使用的起搏器、支架、人工瓣膜等国产医械仅为同类进口医械价格的一半,国内医械公司的研发和创新多数集中在低端产品领域,缺乏有效的竞争力。然而,若基本医械制度得以实行,则对国内医械生产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包括医械的可靠性、安全性和稳定性等均要进一步提高标准。
  设计难题
  诚然,从卫生经济学角度出发,根据国情遴选出基本医疗器械,提高相关保障水平,需要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
  “国际上认为医疗器械与药品在经济学评价上有四个主要的不同点:成本的周期不同、贴现率不同、经济规模不同、折旧不同。”复旦大学公共卫生管理学院教授胡善联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般药物治疗后的成本效果测算,有的当年就有效果,可以开展成本效果分析。而医疗器械的投入起始成本很高,正向的成本效果比值要好几年后才显现。因此,长期效果评价时,对每年的成本和效果均要进行贴现,要折算到现值来计算,在方法学上更为复杂。
  “建立基本医疗器械制度是否合理和有效,关键取决于这个制度本身的设计,取决于这种设计是否能够达到预定的目标。”蔡江南表示。
  据悉,美国政府部门在制定医疗器械医保报销比例时认为可接受的标准是,该医疗器械在每100例患者中能够成功救治10人,延长患者1年生命的花费是10万美元左右。
  “卫生经济评价和医疗技术评估在这方面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蔡江南表示,美国没有基本医械制度,只有各个医保计划自己采用的报销目录。由于政府的公立医保计划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政府医保目录对于私人医保计划有着重要影响。因此在决定什么样的医疗器械可以纳入医保目录时,会有多种考虑。
  而这方面做得最有成效的是英国,蔡江南介绍说,他们有一个政府支持的统一评价系统。随着医保在我国作用的增大,我们采取卫生经济评价系统的必要性也越来越大。当然,除了经济评价的考虑之外,任何国家还会有其他考虑的因素,比如历史、文化、经济、政治等因素都会起作用。
  “目前来看,建立基本医疗器械制度存在一定难度,未来的趋向是我国高值医用耗材也将进行全面的集中招标采购。由于这些医疗器械价格比较昂贵,且往往是独家生产,缺乏市场竞争,只能通过购买方和生产方之间的价格谈判来降低价格。”胡善联最后表示。 (来源:医药经济报)

所属类别: 专家论坛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